新街口办公室
地址:南京市秦淮区汉中路169号金丝利国际大厦11、12楼
电话:8625-84715285
传真:8625-84703306

 


河西办公室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69号新城科技园5栋4楼
电话:8625-51862811
传真:8625-51862822

 


苏州分所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苏州大道西9号苏州国际财富广场西塔1001室 
电话:86512-67888330
传真:86512-67888331

 

版权所有 © 2019  江苏新高的律师事务所  苏ICP备1204583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可信组件


江北分所
地址:南京市江北新区浦滨路150号中科创新广场20号楼
1303室

电话:8625-58251235
 

全国首例:刚刚最高院裁定确认“垄断纠纷不可仲裁”观点,本所华洪群执行主任5年前就已在类案中向在江苏法院提出并被采纳

浏览量

  2014年8月,本所华洪群主任在代理一起垄断案件时向法院提出“垄断纠纷不可仲裁”,垄断纠纷不等同于一般的侵权之诉,不能根据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对一般侵权之诉管辖推定当然的仲裁管辖。反垄断法属于公法范畴,垄断纠纷往往涉及到公共利益保护,仲裁机构与专门反垄断行政执法部门衔接机制尚未建立,及仲裁机构的私有属性使得仲裁机构尚不具备审理垄断案件的条件,故无法确保仲裁审理的公正性。最终,江苏省高院采纳了其观点,认为垄断纠纷涉及公共利益,且目前我国法律尚未明确规定可以仲裁的情况下,本案嵩旭公司与三星公司之间的仲裁协议不能作为本案确定管辖权的依据。江苏省高院首次裁定在我国垄断纠纷不可仲裁。

  (以下是当时的相关文章)

  2019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首次对垄断纠纷是否可仲裁这一问题作出表态,明确裁定目前在中国垄断纠纷不可仲裁。

  最高院在该案中认定:虽然壳牌公司和汇力公司在经销商协议中约定了争议解决的仲裁条款,但反垄断法具有明显的公法性质,是否构成垄断的认定超出了合同相对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并使本案争议不再限于“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不再属于仲裁法规定的可仲裁范围。因此,本案当事人之间约定的仲裁条款不能成为排除人民法院管辖垄断纠纷的当然依据。

  对于最高院作出的裁定,华洪群主任表示,本次最高院明确的垄断纠纷在中国不具有可仲裁性,将对中国的反垄断司法实践产生深远的影响。

  附江苏省中院、高院裁定书及本次最高人民院裁定书原文:

  1、2015年3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2016年8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3、2019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华洪群主任:江苏新高的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

  南京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农工民主党江苏省委法律义助中心副主任,江苏省优秀律师,南京市十佳律师,南京市律师协会第五、六、七届常任理事,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建筑与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律师协会城镇化建设专业委员会主任、南京市律师协会建筑与房地产专业委员会主任,南京市律师协会教育与培训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南京仲裁委员会工程与房地产专业仲裁员,南京市人民政府普法讲师、南京市政法委涉法涉诉信访案件评查专家。